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宝日记

——一个消保主义者的生活与故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消保主义者”王小宝的博客。“小宝”,是“消保”(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谐音。王小宝本科学习商品检验,后改修法学,获得法学博士,天府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小宝对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疾恶如仇,主张依法维护消费者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张新宝读书和学问漫想  

2012-01-08 23:15:3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和学问漫想

 
[作者按:本文写于2000年2月,发表于《法学家茶座》第5辑]

读书与用书

大概是六七年前,某领导(也是研究员)多次呼吁年轻人多读几本书。他说的读书不是“用书”——写文章、写书的时候找资料;从图书馆抱来一大堆书,需要什么就抄点什么,或是批评人家,或是赞同人家,各取所需——那不叫读书,而是用书。读书,就是安心坐下来,予带功利地去学习、去钻研,获取真正的知识。当时听听,也觉得正确,但并没有特别在意。另外一位研究员在评论一位中年日本民法学者时,谦虚地坦承对方比自己的知识多。当时没有感觉到其评论如何深刻,还顺口说了句“您比他有影响”(马屁耶,友好耶)。

这段时间有机会坐下来专心读点书,细细品那位领导的读书与用书之说,再回想一下中国教授与日本教授的比较,好像明白了点道理:学问需要有灵气,但是仅仅有灵气是不够的,首先要有丰厚的积累,要有知识,知识多了才可能有真知灼见。否则,凭一点小聪明;依靠一些道听途说,是做不出来什么大学问的。庄子云:“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多一点比较

常常听到有人这么说:“×××是国内某方面最权威的专家,其研究成果在国内处于领先或前沿地位云云。”有时候也听到别人这样恭维自己,心里感觉很好,窃喜之,甚至糟糕地溢于言表。

殊不知这里面有两个问题:首先,这是人家的奉承,并不一定真有那么回事;其次,还要看跟谁比,如果跟一些与自己一样浮躁浅陋的人去比,纵使五十步强于一百步,那也是在浮躁浅陋之列。虚荣、爱听吹捧,恐怕是人之天性。这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能克服这样的毛病。有些人有的时候也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回事,听到了吹捧,脸面上有点光,心里稍微美一会儿,倒不是什么大约坏事。更大的问题是以为自己真的有学问了!

中国有个成语,叫“井底之蛙”,说的是没有见过世面、见识浅的人。这些年来,改革开放给大家许多见世面的机会,我们可以见识人家是怎么做学问、人家读了多少书。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据说有的人不能完整地唱一支歌,这样的人恐怕是混不上歌唱家的;但是不是也有人从来没有认真读过一本书,却堂而皇之当上了教授、研究员呢?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怕的是,或者做得与人家去比,或者不敢承认差距,或者来一点精神胜利法:尽管我不如他们有学问,但是我比他们有思想,我比他们有名气,我比他们重要!真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几十年法律虚无,一转眼要搞依法治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然容易出名,当然会很重要。而在一个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又何愁没有“学术市场”呢?更何况大家都这么过的。

少一点浮躁

其实中国古代是一个崇尚读书的时代,熟读四书五经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入门标准。只是后来搞偏了,作八股文,弄得一点创造性也没有。这不一定能怪罪读书人:一定的政治氛围和经济条件决定了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搞“文字狱”、个人崇拜,只能造就知识分子的奴性,与读多少书没有直接的关系。

平心而论,今天的政治环境算得上是宽松的。但是多数人不能安心读书,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这是一个躁动不安的经济环境:仿佛到处都有一夜之间能够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还去下那份苦功夫读书干什么?还有,作为躁动和不安分基础的分配制度:老老实实工作最多只能养家糊口;动点脑筋(或歪或正或灰色),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在这样的“经济建设主战场”里,到处都横流着强烈的物质欲望、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铜臭味道,浮躁的心要想安静下来读书不容易。然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老这么浮躁,更不能大家都这么浮躁。总要有些人少一点势利、少一点功利,坐下来认真读书。否则,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佳人今何在

大概是1991年春天,在北美读到中文报纸上的一则访问记。娱记采访了当时走红的三级片明星畔××的母亲。记者问老大大怎么评价叶××脱光衣服在娱乐团全力拼搏,一口气连演了3部三吸片。老人家说:“×儿演技不够,只能靠色相来凑。这次她找到了发挥自己特长的机会,当然是件好事。”可不是嘛,叶××17岁在香港选美封后,此后七八年了无作为,既没有在演艺界混出点名堂来,也没有嫁个白马王子或亿万富翁。到了二十五六岁,确实该着急了,剩下的本钱就是那尚未向每一个人公开展示的肌肤了。用她自己的话说:“现在不脱;过几年再脱就没有人看了。”可喜可贺的是,这一脱即不可收,一连拍了3部三纸

片,一时间声名钨起,当然也片酬丰厚。

差不多是十年前的故事,能记得叶××和她的《我×我狂》的人恐怕不多了,因为脱星层出不穷、三级片大同小异。我之所以在这宁静的周六清早想起来她和它,倒不是因为一个人客居他乡太寂奥,而是叶××现象与我们学术界的功德有诸多相似之处。

泥牛已入海

记得比叶××稍早一点出名的一位“学者”,大半辈子没发表多少作品,但是把握住了“斗争盼新动向”,一转眼成了“著名学者”、“文艺评论家”、“经济学家”、“政治学家”……差点儿还成了法学家呢。也只怨此君他自己不知道有法学一事,否则当时他要成“法学家”也是易如反掌的。

记得那时经常能见到他在大报上的作品,其中有一篇有关中美贸易关系的文章这么写道:美国人将一架波音747飞机卖给我们,要一亿美元;我们卖给他多少西服才能换回来这一亿美元?这不是剥削是什么 ……。

响当当的爱国主义嘛!本人没有研究过什么比较利益或者比较优势,朴素的感觉告诉我:,自别去坐波音、麦道或者空中客车什么的,多穿几身西服不也挺神气?不知此君读了多少书,他脱的真是时候,因而有了学问。不过,现在还记得他的恐怕只有那些当年被其打棍子整痛了的人和我这样闲暇时爱瞎琢磨的人了。

学问还得“长”

学会年会,多数开成了一年一度的“省亲会”。平常难得一见的老友,乘年会之机一叙,既有“学问”又有友情,还不需要读书,不亦乐乎?而学会上下也有明争略斗的时候:争会长、争秘书长、争副会长、争副秘书长,凡带什么“长”都可一争。发工资么?非也。有津贴么?非也。当上了什么“长”的人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为同行谋点福利或者致力推进学术奶不见得。那为了什么?需要弄点“色相”来“凑合”呗。有了这么个头衔,名片就好看多了。还有什么教研室主任、什么系主任、什么“长”助理、什么社社长、什么馆馆长,不也是帮助提升“学术地位”的“色相”么?别说什么“十佳”,就是“百佳”也要往后排,但是当了什么“长”,就堂而皇之变得有学问可以问鼎“十佳”了;当了什么“长”,其作品就可

以获得“几个一”或者“几个二”大奖了;当了什么“长”助理,当然也就不发愁科研经费了,至少出租车票有地方报销了……这个“长”之于“学问”,还真管用。

媒体可“色相”

即使捞不着什么“长”也没有关系,因为有电视台、青年报、晚报。通过这些媒体,时不时露一小脸,弄得老百姓都熟悉、中学生都厌烦了,学问就大了,“学术”自然就有了市场。当然,这只是在北京这等城市的同行们约便利,要从福建或者云南到中央电视台客串一场“今日说法”也许不那么容易。煤体是很注意成本的,他们更乐于搞廉价的制作。但是某南方有线电视台还其舍得血本,竟然从上海邀请了一位学者做“嘉宾主持”,并且把邀请电话打到了我家里。不管你是否承认这也是一种“色相”,它确实能起到“凑合”的效果。

一览众山小

平心而论,通过“色相”“凑合”的一党,也不是没有读过爷,也不是没有一点学问。但是他们用书比读书多,研究权术比研究学问多。而一旦当了什么“长”之后,就更没有机会读书了,只能用书,自己用不过来、可以让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带着剪刀和浆糊来。至于学问,那就大了,都是治国安邦平天下的,什么“宏观研究”、什么“战略对第”……不需要脚注、不需要参考书目,真是一览众山小,惟我独尊呵!

为父当自强

这能责怪谁呢?西方人主张一种权利,所谓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同行们无论怎么脱,无论拿多少“色相”来“凑合”,也不过是用合法手段追求幸福生活罢了。涨工资、分房子、评先进、得津贴,哪一项不都靠这些吗?而且其高尚之处也是不可忽视的:牺牲(假如是牺牲的话)自己但是为妻子儿女挣来一份舒适的生活,这也不是每一个丈夫和父亲都能做得到的。为此,政府从今年起特意立九月的某一天为父亲节。当然,儿童节、老人节和母亲节早就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