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宝日记

——一个消保主义者的生活与故事

 
 
 

日志

 
 
关于我

这是“消保主义者”王小宝的博客。“小宝”,是“消保”(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谐音。王小宝本科学习商品检验,后改修法学,获得法学博士,天府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小宝对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疾恶如仇,主张依法维护消费者权利。

网易考拉推荐

望江法研社活动第47期暨学术沙龙第十八期简报  

2010-11-12 22:58:20|  分类: 学术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望江法研社活动第47期暨学术沙龙第十八期简报
 
    2010年10月27日晚七点半在文科楼125室举行了望江法研社活动第47期暨学术沙龙第十八期活动,此次活动也是望江法研社特为第一届“天平杯”法律征文活动所举办的第一次参赛论文展示。本次活动探讨的话题为侵权法上的安全保障义务。由09级民商法何政金同学担当主讲人,提交论文《安全保障义务检视》并阐述其中观点。同时,活动也有幸邀请到了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侵权法研究所副所长王竹老师担当点评嘉宾。
    本次活动分为三个环节,包括主讲人发言、自由讨论和嘉宾点评。
    活动开始,由何政金同学对其提交论文《安全保障义务检视》中的大致观点向在座同学陈述。何政金同学的发言大致分为三个方面,主要集中在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范围,义务内容的范围以及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承担方。
    首先,在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范围问题上,何政金同学认为我国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但是通过完全列举的方式所规定的场所责任和组织者责任往往不够周延。具体说来,在场所方面,侵权责任法第37条所列举的场所大多为经营性场所,而第37条第1款规定的落脚点在公共场所,而并非经营性场所,所以在此处就留下了解释的空间,不能将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局限在第37条第1款所列举的几种场所责任主体上,应予以扩大解释。而对于组织者责任而言,从法条上主要体现在侵权责任法第37条第2款之规定。何政金认为在此处也应该对组织者责任加以扩大解释,当然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仍然是关于活动的组织者,但是其保护的对象不仅仅局限在活动的参与者和观众,还应该涵盖活动的参与者和观众所可能造成的对第三人所造成的损害。当然,何政金同学也承认,这种将对第三人造成损害的风险强加于活动组织者的做法可能使其承担了过重的责任,不利于活动的开展和组织,这种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是在合理范围之内即根据内行人的评估侵害他人法益之危险是可预见的,而不可泛化。 同时,何政金也从比较法上介绍了其他国家对安全保障义务主体所作的规定。因此,何政金主张对安全保障义务人进行类型化,大致分为以下六类安全保障义务主体:(1)有信任关系存在的安全保障义务人。(2)存在某种特殊关系的安全保障义务人。(3)存在监管关系的安全保障义务人。(4)基于先行行为的安全保障义务人。(5)基于自愿而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人。(6)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与公序良俗观念。
    就安全保障义务的内容而言,我国侵权责任法上并没有对其加以明示。何政金认为安全保障义务的内容以保护人身权益,不保护财产利益为常态。其支撑理由在于:(1)侵权责任法是保护民事权益的法律,这其中既包括财产权益也包括人身权益,但是从权利位阶上看,人身权优于财产权。(2)从安全保障义务在我国的发展源头来讲,在侵权责任法颁布之前,能够对安全保障义务加以明确的法律规范在于最高人民法院在2003年通过的《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第1款规定:“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该司法解释可以看出设立安全保障义务的初衷在于对人身权益的保护。(3)安全保障义务是道德法律化的结果,这就决定了安全保障义务的内容应限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而不能如道德一般,给义务人提出过高的要求。(4)在财产损害通常能够用合同法和其他法律解决的情况下,安全保障义务没有必要介入。
    对于安全保障义务主体所承担的责任承担方式而言,学界有争论。多数学者认为安全保障义务主体承担的责任为补充责任,也有学者认为安全保障义务主体所承担的责任为按份责任。当然这两种观点背后都有强有力的理论支撑。但是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为“相应的补充责任”,何政金同学对“相应的补充责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时对安全保障义务人责任的完整形态进行了分解。大致如下:1.没有第三人介入——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直接责任(单独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的直接责任是指其在第三人未介入的情况下,义务人因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而独自造成损害时所承担的独立责任。2.有第三人介入的情况又细分为一下三种情形。(1)安全保障义务人和第三人承担按份责任。即在能够确定责任大小时,按各自过失大小或原因力的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2)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补充责任。即受害人应当首先要求直接加害人(第三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在直接加害人不能确定、不能或不能完全承担赔偿责任时,可要求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或剩余部分的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了赔偿责任之后可以向直接加害人追偿。(3)安全保障义务人和第三人承担连带责任。即受害人有权向安全保障义务人或第三人同时或先后请求承担部分或全部赔偿责任;二者中的任何一人都有义务向受害人负部分或全部的赔偿责任,其中一人赔偿了受害人的全部损失,则免除了另一方向受害人应负的赔偿责任;承担赔偿责任的一方对于超过自己责任份额的部分,有权向另一方追偿。
    何政金同学的论述是较为完整的,也提出了强有力的论据。但是也有同学对文章所提出的一些观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10级民商法学专业的祝靖同学就对责任主体类型化分析中的第二种分类谈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第二种分类中所谓“存在某种特殊关系的安全保障义务人”,我们一般指的是警察、消防队员等具有某种特殊义务的人,那么对于这些人在执行公务中假如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那么我们很难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而通常是通过行政诉讼的方式加以解决。同时对37条所规定的场地责任主体加以扩大的观点,祝靖同学也持不同意见。她认为如果对责任主体加以扩大的话,就会使有些无辜的社会成员无故承担了额外的民事责任,因此以按照侵权责任法所列举的几种场所主体较为适宜。但是10级诉讼法专业的杨春洪同学则认为对可以对场所责任的主体加以扩大,因为第37条第1款的规定为我们留下了解释空间,主要体现在“等公共场所”上,以上列举的几种公共场所包括宾馆、车站、娱乐场所等,这种列举是不完全的,立法者的意图也不是在单单规定以上场所责任,因此我们可以“等公共场所”加以解释。09级诉讼法学专业的文冠斌同学对于设立安全保障义务应该保障谁提出了疑问。既然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了安全保障义务,那么被保护者是否应该只为消费者,还是说不管是不是消费者只要在这个场所内的人只要其人身权益或者财产权益受侵害都应该得到赔偿?有同学认为,在这里设立安全保障义务应该只保护消费者的权益,因为如果对于任何人在此处受到的损害统一加以赔偿,无疑加重了经营者的责任。也有同学则认为,这里设立安全保障义务保护的对象应该包括所有在该营业场所内受到损害的人,因为实践中是很难对于实际消费者和潜在的消费者加以区分,应该以场所为标准,只要是在该经营场所内所受到的损害都应该加以赔偿。换言之,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应该提供合格的消费场所。也有同学对文中所提出的以“保护人身权益,不保护财产权益为常态”表示并不完全赞同。其理由在于,我们的侵权责任法是保护民事权益的法律,因此人身权益和财产权益都应一并保护。对于文中所提出的财产损害可以合同法或者其他法律加以解决的观点,也有同学并不赞同,刘铖同学就举了现实例子来证明有些情况下,运用合同中的附随义务是不能解决财产损害问题的。
    王竹老师对何政金的文章做了精彩的点评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王老师认为写好一篇文章要引用基本的国内文献。有关安全保障义务的文献,比较好的如周友军的博士论文《交往安全义务理论研究》、李浩的博士论文《交易安全义务比较研究》、蔡唱的博士论文《不作为侵权行为研究》、廖焕国的专著《侵权法上注意义务比较研究》、杨垠红的专著《侵权法上作为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之研究》以及其关于英美法的研究等。这些法大都是引用德国法的,对英美法的研究不太多,法国法的基本没有,如果何政金同学能拿到法国的第一手资料来丰富这篇文章也是很好的。
    关于何政金同学的这篇文章,王老师认为最有意义的是第三部分和第四部分。王老师肯定了何政金同学这篇文章的价值,认为《侵权责任法》第37条2款关于补充责任的规定是我国的独创,是很先进的。同时,安全保障义务将合同法和侵权法之间的鸿沟弥补起来,因此具有重要的意义。
    关于写作角度问题,王老师认为,我们首先应当想好文章是从立法论的角度还是解释论的角度来写,对于已经经立法程序通过了的《侵权责任法》而言,从立法论的角度来写的意义不如从解释论的角度来论述的意义大。王老师认为,关于安全保障义务的规定,可以从历史解释的角度来分析,具体可以分为三部分:第37条第1款的历史演变,第37条第2款的历史演变,以及第1、2款之间关系的历史演变。王老师对这三个部分分别从哪个角度找突破口都做了详尽的分析,使何政金和其他在场的同学受益匪浅。
    王老师还针对同学们争论比较激烈的财产损失在安保责任中是否赔付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根据体系解释的方法,认为第38、39条都是只规定了人身损害的赔付问题,而第37、38、39是同一个体系,那么第37条没有像第38、39条那样只写明赔偿人身损害,说明第37条的原意就是赔偿的范围既包括人身损害也包括财产损害。王老师进一步说明了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他认为《侵权责任法》出现第37条1款的情况应当赔偿财产损失,而出现《侵权责任法》第37条2款的情况原则上不应当赔偿财产损失。王老师举了几个发人深省的例子让大家进一步思考了这个问题。
    关于何政金同学的最后一部分,王老师认为关于安保义务,如果安保义务人和侵权人的行为都是损害发生的原因,那么安保义务人可以依据《侵权责任法》第8条或第12条承担连带责任或者按份责任;如果安保义务人对损害的发生是条件、而侵权人的行为是原因,那么适用《侵权责任法》第37条2款的规定。
    由于时间的关系,此次民商法学术沙龙活动也在学术争鸣中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